More..

XXOO AV

More..

陈同海简历

  

uyingmeili,欧美三级片,a级片,超碰在线观看全部视频你懂的;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免费播放...

的念清歌脸蛋儿涨红,手腕快要被他捏断了:“王爷,痛。”   “痛才能令你长记性。”离辰逸的力道又加重了三分。   “唔......王爷.......”念清歌咬紧了牙齿:“若是明日皇上召见清歌,王爷就不怕被皇上看到清歌的身上有痕迹吗?”   离辰逸喘着粗重的呼吸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,将她粗鲁的甩开:“废物!你这幅德行皇上永远不会召见你。”   “那就是清歌的事了,王爷不必费心。”念清歌揉了揉肿痛的手腕,道。   “你......”离辰逸浓眉紧皱:“不识好歹!”   “王爷请回。”念清歌下了逐客令。   “以后你爱死死爱活活,本王不会再管你。”离辰逸的胸膛起伏的很厉害。   念清歌拂了拂身子,神色平淡:“清歌恭送王爷。”   说罢,蹲下继续洗衣裳。   离辰逸一拂衣摆转身离开,朝前面走了几步,心中总是有一个疙瘩系在那里解不开,拆不掉,吊的他好生难受。   “本王估计是上辈子欠你的。”离辰逸自己嘀咕了一番,又转过头回去找念清歌,将她没好气的推到了一边,自己蹲下开始‘吭哧,吭哧’的帮她洗衣裳。   这一幕让念清歌错愕不已。   “王爷,还是我来吧。”   “滚开!”   “王爷......”   “本王让你滚开!”   如狮吼的嗓子着实让念清歌呆愣在那里,一步也不敢上前,静静的看着离辰逸洗衣裳的熟练的动作。   “王.......王爷。”念清歌观察着他的脸色唤着。   “讲!”这一点倒是和离漾如出一辙。   念清歌蹲下来,一步步凑近他,指了指木盆:“看王爷好像很熟练,以前洗过衣裳吗?”   “恩。”离辰逸淡淡道。   她托起下巴望着他:“王爷从小出生在皇家,身边还有婢女侍候着,王爷怎会做这些粗活呢?”   离辰逸一顿,幽幽回眸:“你废话在这么多便自己洗。”   “我也没让你洗啊,是你自己偏要洗的。”念清歌小声嘀咕着。   ‘啪’的一声。   离漾饱满的拳头砸在了木盆里,溅了朵朵水花在念清歌的脸上,她讪讪的收回方才那句话:“王爷,我只是随便说说。”   “以后,不要挑战本王的底线。”离辰逸警告她。   “哦。”念清歌蔫蔫的应着。   听她的声音比较低落,离辰逸语气随意:“怎么?不高兴了?”   “没,我只是有些.......”滑到嘴边的‘困’字还未说出口,肚子就传来了尴尬的‘咕噜,咕噜’的响声。   念清歌飞快的捂住肚子,但,那声音却顺着她手心清晰的飞到了空中。   好......尴尬。   她有些害羞的抬头看看离辰逸。   离辰逸挑起英眉,略显嫌弃:“饿了?”   “......不是。”念清歌急忙否认,可当她看到眼前那用牛皮纸包着的烧鸡时竟然忍不住的吞了口水,那吞咽的声音让离辰逸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。   “饿......饿了。”念清歌情不自禁的说出了口。   将包着的烧鸡塞到她怀里uyingmeili:“自己呆在那老老实实的吃,不许说话了。”   “好。”念清歌答应的很爽快,将烧鸡接过来,扒开牛皮纸,对着鸡翅膀啃了一口,满足的直点头:“唔,好吃。”   “闭嘴。”离辰逸凶吼吼的:“吃东西都堵不住你的嘴。”   念清歌含着东西小声嘀咕一下子咬到了自己的唇瓣儿,痛的她倒抽一口冷气。   “这哪像是皇上的妃子,连口吃的都吃不着,念清歌你可真是丢人。”离辰逸挖苦着她。   她被禁止说话只好狠狠的啃鸡腿,把每一寸鸡肉当成离辰逸来啃,啃的咬牙切齿的。   离辰逸面上未动容,心里的阴霾却烟消云散。   静谧的夜,微风拂拂。   弦月下,一男一女。   男的做。   女的吃。   好一副良辰美景。   *   翌日清晨。   念清歌醒来的时候天才刚刚破晓,公鸡的嘶鸣声在耳畔消散还没有多久,睫毛轻轻眨动,小手抚上眉眼,总觉的昏昏沉沉的,她一开口声音却是嘶哑的不像话:“沛柔,之桃......”   “小主你醒了?”沛柔端着一盆清水放在木椅上。   “恩。”念清歌换上沛柔的衣裳:“现在什么时辰了?”   “回小主,卯时了。”沛柔道。   慵懒的倚靠在塌上,伸了一个懒腰,穿上木蹄鞋,净面后来到殿门口,望了一眼晾在外面的白色长裙,脑海里陡然记起昨晚的场景,一寸一眼都尤为清晰。   “沛柔,你去摸一下那裙子干了吗?”念清歌眯起美眸。   细碎的脚步声让念清歌振了振精气神儿,沛柔捧着白裙走来:“小主,你要换上吗?”   “不。”念清歌道,将白裙接过来,叠的整整齐齐:“我要去一趟水离殿。”   *   水离殿。   “娘娘,婉昭仪在正厅候着呢。”山梅手里握着离妃一缕柔顺的黑发细心的为她束起。   镶玉的铜镜内映照出一张清秀雅致的小脸儿,离妃微闭的双眸缓缓睁开,望着镜子中的自己,手指挽了挽鬓角的碎发:“她来做什么?”   “奴婢不知。”山梅道。   离妃握起远山黛细细的描着眉,捏起薄薄的口脂在唇瓣儿上轻轻一抿,拾起妆奁上的玉梅花簪插在发髻上,声音清淡:“让她候着吧。”   山梅微微一愣:“是。”   梳洗打扮好,离妃满意的望着自己,戴上珠翠色的护甲:“山梅,本宫饿了,传早膳吧。”   “是。”早膳很丰富,离妃用了几口便没了胃口,执起帕子拭了拭嘴:“山梅,扶本宫去前厅吧。”   珠帘撩动的脆响声让念清歌绷直了身子,离妃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,恍若盛开的百合花。   “臣妾参见离妃娘娘,娘娘吉祥。”念清歌朝她一拂。   离妃精致的脸蛋儿上蕴着一抹温和的笑容,玉步款款将她虚扶一把:“妹妹快起来,在本宫这里就不要拘礼了。”   “多谢娘娘。”念清歌起身,有些拘束的点点头。   温和的离妃看上去平易近人,她亲切的拉过念清歌的小手同她一起坐在了正厅的软

(编辑来源:欧美三级片)
More..

caoliu社区

  • 艹比
    艹比
  • 偷偷鲁网主页
    偷偷鲁网主页
  • 大同视频聊天室
    大同视频聊天室
  • 张嘉译主演的电视剧
    张嘉译主演的电视剧
  • 撸子
    撸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