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..

XXOO AV

More..

日本自动撸管杯

  

高山峰结婚,狠狠撸在线,a级片,超碰在线观看全部视频你懂的;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免费播放...

踢出亦安集团吗?” “如果失去整个财团的支持和依托,亦安科技瞬间会沦为一家不入流的小公司。” “别傻了。这世上没有什么忠贞不渝的爱情。祝英台最后还是嫁给了马文才。化蝶,只是后人用来骗傻子的。” 对!这世上从来就没有神话。 安若揪着头发,用力地甩了甩头。 她只是想让自己的孩子,在出生后能拥有一个父亲。 只希望在每每想起郝驿宸的时候,还能拥有一个能看他一眼的机会。 为了被爱和所爱的人,做什么,都不会觉得委屈。 爱情,是这世上最卑微的两个字眼。 安若捂着口鼻,哭得伤心欲绝,哭得肝肠寸断…… * 第二天一早。 准时六点,郝驿宸就被自己的生物钟给叫醒了。 安若还紧闭房门,没有动静。 反正从她踏进郝家的第一天起,郝驿宸就没拿她当过真正的护理。 他掀被起床,顾自进了书房。 八点,他暂停工作,准备下楼吃早饭。安若的房门依旧紧闭。 这女人到底是有多能睡呀! 郝驿宸在房间中央,有气没力的叫了声,“起床!吃早饭了。” 房里的人,还是没有反应。 装模作样!郝驿宸恼火的嘀咕了一声,干脆来到门前,用力地敲了敲。 “喂,姓安的,就算你不吃饭,我儿子也饿了一晚上,要吃东西了。” 门后,杳无声息。 这一次,郝驿宸不能再假装绅士。他一扭门把,推门而入。 室内空无一人,床被叠得整整齐齐。昨天被他丢在地上的礼服长裙,也不见踪影。 这女人,又跑哪儿去了? 真是一秒钟也不让人省心!郝驿宸气急败坏的出了房门,“安若,安若……”整幢别墅内顿时回荡起他的叫喊。 郝姑父正好从楼下上楼来,“安小姐和你姑妈正在洗衣房呢!” 洗衣房?一大早上的,她跑去洗衣房干什么?郝驿宸松了口气,又拧紧了疑惑的眉头。 郝姑父推着他一边往升降梯的方向走去,一边忧心忡忡地问,“驿宸,你真的决定要带安小姐去谢家参加舞会吗?这……一旦引得轩然大波,不是要逼着谢、郝两家从此断交吗?” 郝驿宸何尝没考虑过这些。不过,快刀斩乱麻,总比拖泥带水,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要好。 “你知道的,我决定的事,从不轻易更改!”但前提是,他得说服安若把自己塞进那件礼服,并乖乖的坐上去舞会的轿车。 “好吧!”郝姑父释怀地一笑,推着他来到客厅,“即然你这么坚决,我和你姑妈也只能支持你了。” “支持,你拿什么支持。你那张嘴巴,还是那条三寸不烂之舌啊!”郝母突然像逮着谁就要咬谁似的,从客厅沙发的靠背后跳起来。 郝姑父吓了一跳,尴尬地赔着笑说,“大嫂,我们身为长辈的,毕竟还是希望驿宸能幸福吧!” 郝母瞪他一眼,气急败坏的将他从儿子的轮椅边赶开,“驿宸,你不要听信这些外人的谗言。高山峰结婚他们巴不得你从亦安的高位上倒掉垮台,巴不得我们母子两个不好过……这姓安的女人能生孩了,雨璇也同样能给你生啊!” 郝母追在儿子身后,一路喋喋不休,苦口婆心地说道。 可郝驿宸置若罔闻。他兀自绕过楼梯间和厨房,来到紧临别墅后门的洗衣房。从虚掩的门缝里,先看到了安若的身影。她低着头,拿着昨天自己扔在地上的礼服长裙,不知在干什么? 第86章 郝驿宸的游戏 不等郝驿宸推门而入,姑妈的声音先从房间里传来,“既然决定要参加宴会,让我侄儿重新帮你买件得了。何必在这儿小家子气的洗洗缝缝。” 安若搓着礼服裙摆上的污渍,梨涡浅笑,不说话。 难道她改变主意了?郝驿宸的心一宽,这女人的善变真是一点不亚于他。 可他身后的人,显然不高兴了。 郝母连贵妇基本的举止仪态都不要了,一脚踹开房门。 郝姑母顿时打了个哆嗦,贴到安若身后,“哎哟,疯狗要咬人了。” 安若不知该哭,还是该笑。 “这么说,你是准备拉着我儿子一起跳进泥潭了。”郝母盛气凌人地瞪着她。 “对。”安若垂下眼睑,脸上依旧挂着浅浅的笑。她突然想起郝驿宸那天抱紧自己,在耳边发出的嘶吼:要死就一起死! “你还要恬不知耻的跟他一起去舞会?” “对。”安若还是这一声。 “你……你这个贱女人……”郝母气急败坏。眼见她扬起手……可这一耳光却迟迟没有落下来。她怔怔地看着安若,不怒反笑起来,“安若,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,人必自辱尔后人辱之。” 呃?安若不明白。可郝母已经一甩头,趾高气扬的出去了。 “不用理她,一只纸老虎而己。”郝姑妈热乎乎的搂着她,冲她伸出一根大拇指,“没看出来。你和驿宸一样勇气可嘉。比起当初我哥和他的‘小纸条’强多了!” “小纸条?什么小纸条?”安若一头雾水。 “就是我哥的初恋情人呗!”郝姑母比出一个抛物的动作,“中学上课时,大家最爱玩的那一套……” 安若顿时卟嗤一下笑了。她本想问问这个“小纸条”,是个什么样的人物。最终还是忍住了。 可在外面沉默了半晌的郝驿宸,听到这儿,脸色一变,心里只觉得五味杂陈…… * 谢雨璇生日宴的这天早上。 一切都显得特别平静。可这种平静下又透着一丝难以形容的诡异。 尤其是郝母。 经过洗衣房的对峙后,她对儿子和安若,再没费过口舌。 只是在骆管家带着郝驿宸上医院拆除石膏时,她意味深长的丢给安若,“劝你一句,今天晚上。你好自为之。” 安若坐在餐桌前,盯着她丰满合度的背影,实在猜不透她心里到底在打什么主意。 晚,八点。 骆管家载着她和郝驿宸一起来到谢家。 谢家离郝家不远。 所以,在郝驿宸车祸受伤之初,谢雨璇才会天天不辞辛劳的两头跑。

(编辑来源:狠狠撸在线)
More..

tubecao超碰公开

  • rtys少女私密
    rtys少女私密
  • www.999i.info
    www.999i.info
  • 哥去射
    哥去射
  • 钓鱼小游戏
    钓鱼小游戏
  • 港囧西瓜影音
    港囧西瓜影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