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re..

XXOO AV

More..

影音先锋夜夜撸网站

  

第二书包网花液喷洒,美女人休艺术,a级片,超碰在线观看全部视频你懂的;日韩欧美中文字幕免费播放...

,问:“公子,该怎么称呼啊?”   离辰逸魅眼一抬,惜字如金:“离。”   “离爷,我呀,这就去帮您安排姑娘。”老.鸨喜笑颜开:“您在这儿稍等片刻。”   “等下。”离辰逸沉声道。   老.鸨回头,脸上堆着笑:“离爷,您还有什么吩咐?”   离辰逸潇洒的展开一把折扇,在手中飞了一个旋转,合上后用扇尾敲了敲次等的木桌,甩出了一张银票:“本王不喜喝茶,将它换成酒。”   老.鸨将茶水拿走,看到银票喜笑颜开,点头哈腰的抽走银票,道:“好咧,我这就去换。”   暂且安静了几分,离辰逸粗略的打量了一下这屋子,墙壁上挂着‘春gong图’,窄小的屋子里摆着一张粉红色的软榻,粉色的纱幔轻轻摇曳,窗台上摆着一盆香气逼人的催qing花。   离辰逸冷笑一声,悠闲的坐在一边,修长的手臂支在侧额上,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在桌上。   这个习惯倒是和离漾如出一辙。   半晌。   不见其人,只闻其声。   老.鸨尖尖的嗓子穿刺而来,将门一推,后面跟着十来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们。   “离爷,您来选一选,我呀给您选了好多成色好的姑娘。”   这话儿听的就跟上绸缎庄选料子似的。   离辰逸粗粗的扫了一眼,全都是些庸脂俗粉,抬起手随意指了一个:“就这个。”   被点到的姑娘兴奋的就跟喝了二斤的女儿红似的,扭着纤细的小蛮腰大大方方的坐在了离辰逸的腿上。   可谁知,一屁.股坐了个空,直接摔在了地上。   再抬头,离辰逸那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噙在嘴边,一眼也不瞄地上尴尬的姑娘,大掌拿过那酒壶,豪爽的朝嘴里刺溜刺溜的灌着,喝痛快了才施舍似的丢下了一句话:“爷不喜欢这么sao的。”   老.鸨狠狠的瞪了一眼地上的姑娘,那姑娘连滚带爬的退了下去,老.鸨抓起其中的一个姑娘推到离辰逸面前,拍拍胸脯,介绍道:“离爷,您喜欢犹抱琵琶半遮面,含.羞.带.臊的?那这姑娘绝对符合离爷的口味儿。”说着,那老.鸨推了推那姑娘。   果不其然。   那姑娘扭扭捏捏,羞羞答答的走到离辰逸跟前儿,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子。   确实是够半遮面的了。   这花满楼里的姑娘们一个顶一个。   想要什么类型,应有尽有。   你想要羞答答的绝对没有风sao的。   你想要风sao的绝对上来就给你脱。   你想让姑娘唱越剧她不敢唱川剧。   你让她喝酒她不敢喝茶。   离辰逸瞟了她一眼,没作声,没说让她走也没说让她留,老.鸨试探性的上前问:“离爷,您看您满意不?”   离辰逸心烦气躁,又饮了一口酒,故意找难题:“不满意。”   这可把老.鸨愁坏了,觉得面前这位爷咋这么难伺候呢,于是讪讪的上前多嘴问了一句:“爷,您喜欢什么样的?”   “我喜欢皇上的妃子,你能给弄来?”离辰逸的语气有些不善,看得出来是故意为难老.鸨。   “第二书包网花液喷洒这.....”老.鸨吭哧瘪度,支支吾吾的。   离辰逸浓眉一皱,心烦意乱的将酒杯‘啪’的摔在了地上,那酒杯无辜躺枪的碎成了好几片,离辰逸甩出一张银票,声音冰冷:“滚滚滚,都给爷滚出去,别跟这儿碍眼。”   姑娘们忍不住一惊一乍的轻声尖叫了一声,都纷纷退了出去。   门一关。   大家面面相觑,嘿,真是奇了怪了啊,逛yao子不玩姑娘只顾着自己喝酒。   一个个都是大爷惹不起啊。   这一晚,其他的雅间都谈笑风生,sao声频叫。   离辰逸举着酒壶默默的灌酒,一壶接着一壶,一壶接着一壶,眼神迷离的他分不清外面的月儿和夕阳,只觉得它们长得都一样,那闪亮的轮廓里站着一个亭亭玉立的女子。   离辰逸的大掌朝阁窗外探去,习习凉风吹在他的毛孔上,他嘴角一勾,似伤悲似空落,喃喃一声:“烟儿。”   *   袅袅香烟伫宫墙。  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打在浣衣局的木门上,光晕钻进粗犷的门缝里照射在念清歌略显憔悴的小脸儿上,突如其来的光让念清歌清醒,眼皮轻动,睫毛微眨,睁开双眼后下意识的用手掌遮住眼前的光晕。   什么时辰了?   念清歌在心里琢磨着。   好像记得昨晚自己做了一个梦,好真实的梦,她揉了揉有些酸胀的脑袋,小手猛地一缩,感觉要命的疼痛,低头看去,昨晚连夜摸凉水洗衣裳的手粗糙不堪,关节的地方甚至红肿发疼。   唉。   低低的叹了一口气。   耳膜响起了一道‘吱嘎’的响声。   门,被人推开。   哦不。   准确地来说是被人踹开。   震耳欲聋的叫骂声夹杂着大步走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:“睡睡睡,就知道睡,蠢东西,来了浣衣局这个地方竟然还敢偷懒,我看你胆子倒是挺大的,今天老娘就好好让你尝一尝在老娘眼皮子底下的滋味儿。”   说着,那跟泼妇似的掌事姑姑拽着念清歌的衣裳把她踢了踢,将昨晚给她的草垫子顺着门外扔了出去,撸起了袖子,叉着腰,瞪着两个大牛眼睛:“既然你要这个草垫子睡得如此舒坦,那老娘还偏偏就不让你称心如意,我告诉你,在浣衣局里绝对不允许出现比老娘起的还晚的人,你听懂了没有?”   念清歌被踹到了小腹,小腹生疼,她咬着牙点点头。   忍一时风平浪静,最起码能免一些皮肉之苦。   掌事姑姑用手扑棱扑棱自己的胸口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:“蠢东西,听懂了还不出去干活?外面那些衣裳你等着老娘给你洗呢?赶紧去,洗不完不准吃饭。”   说着,掌事姑姑跟猫看耗子似的盯着她的一举一动。   念清歌从地上爬起来,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,掌事姑姑最看不惯别人一副年轻漂亮的模样,上前踏出一只脚狠狠的踩住了念清歌的裙摆,没有发觉继续朝前走的念清歌一个踉跄直接趴在了地上,摔成了狗吃屎。   她的方向恰巧冲着门外。   外面干活的宫人们见状毫不顾忌的放声大

(编辑来源:美女人休艺术)
More..

a4u美女

  • 我和舅妈
    我和舅妈
  • sks
    sks
  • 品色堂小说
    品色堂小说
  • 带泪梨花电视剧
    带泪梨花电视剧
  • 男子撸管必备动态图片
    男子撸管必备动态图片